快捷搜索:

《虞美人萤》古诗词鉴赏

虞丽人·萤

赵闻礼

池馆收新雨。

耿幽丛、流光几点,半侵疏户。

天黑凉风吹不灭,冷焰微茫暗度。

碎影落、仙盘秋露。

漏断长门空照泪,袖纱寒、映竹无心顾。

孤枕掩,残灯炷。

练囊不照书生苦。

夜沉沉、拍手相亲,騃儿痴女。

栏外扑来罗扇小,谁在风廊笑语。

竞戏踏、金钗双股。

故苑荒野悲旧赏,怅寒芜衰草隋宫路。

同燐火,遍秋圃。

赵闻礼诗词鉴赏

这首词是作者游扬州隋故院所作。

上片可分为两个层次,各有五句。第一个层次先以“池馆收新雨”写出地点和气象。后以“耿幽丛、流光几点,半侵疏户。天黑凉风吹不灭,冷焰微茫暗度”四句写池馆萤火。“耿”字,乃豁亮、照亮之意。“疏户”,指有漏隙的门。“天黑”一句,由李嘉《萤》诗的“夜风吹不灭”演化而来,“微茫”二字则是隐隐不清之貌。“炷”,即灯芯。夏末秋初的夜晚,一场新雨过后,池边馆舍极为清冷而寂静。此刻,隐伏着的萤火虫开始活动起来,萤光闪闪,照亮了池边幽暗的草丛,接着飞上夜空,流光点点,渐近疏户却又向远处飞去,只见那风吹不灭的清冷光焰,熠熠荧荧,在夜色深处变得愈益隐隐起来。跟着萤火的远逝,词人在追寻中也在联想,物境是凄清寂静的,心境则是幽索哀婉的,阴郁蕴藏着一股情感的寒流。以是接下去第二个层次的五句,连用两事,写了:“碎影落、仙盘秋露。漏断长门空照泪,袖纱寒、映竹无心顾。孤枕掩,残灯炷。”此中的“仙盘”,指神仙承露盘。“漏”,乃指漏刻,亦称漏壶,为古代计时之器。“漏断”,指夜漏已尽天色将明。“长门”,指长门宫,历史上的仙盘秋露、长门孤泪同写萤火并无联系,但前者加上“碎影落”,后者加上“空照泪”,便点化成与萤火相关的工作。以是当词人仰望夜空,看“冷焰微茫暗度”的时刻,他好象看到那秋夜的流萤,点点碎影映入了仙盘秋露,又仿佛见到它飞绕在长门宫中,照着陈皇后的满脸泪痕。在清冷的长门宫里,陈皇后衣衫薄弱,心境悲苦,纵然有流萤映竹,清光映照的清幽景致,也无心不雅赏,只能在漫漫永夜中独自忧闷。在这五句中,词人由目下的流萤回追溯以前,虚实结合,不只富厚了咏萤的内容,而且增强了这首词的品味。

词的下片也有两个层次。第一个层次为前六句:“练囊不照书生苦。夜沉沉、拍手相亲,騃儿痴女。栏外扑来罗扇小,谁在风廊笑语。竞戏踏、金钗双股。”阐明词人深夜作诗及騃儿痴女游玩玩耍的情景。

第一句暗用车胤囊萤读书典故。“练囊”,因此素色熟丝织成的萤囊。第三句的“騃儿痴女”,指无邪稚子或迷于情爱的少男少女。第四句的“罗扇”,因此丝绢制成的小扇,化用杜牧“轻罗小扇扑流萤”的诗意。第五句的“风廊”,即透风长廊。第六句因此“戏踏金钗”阴郁引比荆楚一带端午节戏踏百草的游戏。从词的思路上看,这里说的“练囊不照”跟前面说的“长门空照”,阴郁相合,都是物性与人情难通的意思。夜深了,微弱的萤火只能给词人带来一点亮光,却不能照亮出他苦吟的心境。拍手相亲的騃儿痴女溘然搅断了在黑夜里冥思苦想的词人的思绪。他们不像词人那样愁苦,而是快乐地在栏杆外拿着轻巧的罗扇追赶流萤,一次次地向池馆窗前扑来。风廊里又传来阵阵欢声笑语。他们竟然自出心裁,把双股金钗丢去地上,仿照踏百草的游戏,争着戏踏。这一幕幕地闹剧,可喜爱笑而又让人发恼。可是词人彷佛并不责怪,只是像素描一样,淡淡写来。大年夜概是騃儿痴女的无邪灵性唤醒了他逝去已久的童心,故以轻松的笔调描画出一幅幸福快乐、充溢生活气息的场景。以章法而论,小儿女的游玩只是一段穿插,词人所要体现的是咏萤怀古,以是颠末一番推挽,调转词笔续写出第二个层次的四句:“故苑荒野悲旧赏,怅寒芜衰草隋宫路。同燐火,遍秋圃。”此中的“故苑”,本指洛阳的萤苑。大年夜业十二年,隋炀帝于景华宫收罗萤火,得数斛,夜晚游山之际将其放掉落,荧光照遍了全部山谷。“秋风放萤苑,春草斗鸡台。”(杜牧《扬州》)

自此皆以放萤为扬州事典。“隋宫,指炀帝在江都西北所建的隋苑。这里以萤苑为扬州事并与隋宫合而为一。”怅“,乃领格字,领起末结两句。以上四句,词人将怀古揉入景物描绘,情景结合,写得极为凄迷哀婉。昔时的隋苑,放萤数斛,成千上万,光遍岩谷,极尽不雅赏的乐趣。如今,那赏心悦目的排场早已烟消云散了。词人说”悲旧赏“,是古今比较所孕育发生的情绪,也是本词情感基调。在悲惨之中,他感叹万千,乃至惆怅之情油然而生。因以”怅“字领起,中心再以”同“字勾紧,着末又以”遍“字奋力重拍,写下了”怅寒芜衰草隋宫路。同燐火,遍秋圃“。繁华隋宫,如今荒径败草,燐火冷焰,寒冷凄惨,萧条不堪。这三句是全词的重点句,笔力严峻深刻,充分揭示出咏萤怀古的主题,在描画这些景物时,词人的情感很繁杂。既有对隋宫故苑衰败的惆怅,也有对隋炀帝不恤夷易近力而终极身亡国灭的感叹。寄意深远而蕴藉,耐人寻味。这首词,以咏萤为题,旧事与实景结合,以騃儿痴女穿插此中,古今来去,纵横交错,始终环抱着萤火。这首词主题凸起而内容广博,思路活泼,跌荡放诞起伏,有其独特之处,作者用典故也是颠末覃思熟虑,运用自若,已达到艺术上的佳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